花非花色非色

2019-04-11 00:29

  当世画界,以传统笔法写意人体闻名者,朱新建、李广平二人耳。朱新建得一“废”字,李广平得一“秘”字。美人进入画图,则是精神的产物,她们不再是现实存在,而化身为审美对象。如果说朱新建的美人带着点生猛、霸道,李广平的美人则带着点隐秘、魅惑。他画笔下的美人,永远在春宵深处,不像朱新建直接推到你面前的那样近,也不似传统仕女画那样远,她们离你不近也不远,不撩人也不冷漠,属于比较克制的、恰当距离的。

  年过半百的李广平,系山东平原人。他的画——红肚兜、黑头发、绿鹦鹉、黑猫、绿色的葳蕤的植物、蓬勃的身体,画面元素与众不同。满构图,大色块,长线条尤其是长弧线,平涂法,画面切割,这些手法的运用,让经营位置具备了现代构成的意味,令人耳目一新。

  扇面作品《罗绮丛中悟此身》,从构图上看,采用的是横向三点式平行构图,只是画面表现的三件物体的高度不一,自左向右,依次是立方体的瓷器、不规则体的莲花盏、钟形的瓷壶,再用书法和两件小瓷器来“破”上述三件物体的构图,画面看来很稳重,也不乏活泼。从表现内容上看,此作品描绘的还是裸女,或立、或卧、或坐。画面语言隐秘,空间深度在画面之内扩张。

  此外,李广平也十分注重斗方、扇面、竖幅、横幅、手卷等外部形式对画面本身的提升。外部形式对画面本身起着天然的影响,处理好了,则能起到提升画面的作用,即所谓“借势”。作品《罗绮丛中悟此身》即是借助扇面本身的张力将画家的绘画语言直接嫁接到这里,同样的画,因为扇面的弧形,画面的空间感就增强了,产生了意外的效果,这类似于西方古典主义绘画中“穹窿顶”式的构图。同样构图的作品还有《瓶供图》《心观图》《蕴奥》《神在个中图》《洞明之境》《画阁笼烟》等,它们都具备很强的现代感,令人眼前一亮。

  他的《秘戏图》,同样是扇面形式,但画面构图和《罗绮丛中悟此身》迥异,此作采用中央鼎立的三角形构图,简约而稳重,尽管设色热烈,但呼应得好,又给人以雅致的审美感受。从画面本身来看,弧线、横线、竖线、平特一肖最准资料,斜线的交替使用,彼此呼应,给画面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切割效果,然后,再配以满纸题款,更突出了画面中央的3个物件,视觉感受有了深度,画面整体充满现代气息。异曲同工的作品还有《小立满身花影》《松荫抚琴图》《瓶趣图》等。

 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其作品《揽镜图》。此作为一尺斗方,画面很小,元素也不多,3个物件,数根线,已将画面切割并重组完毕。画面上部三分之一处为自上向下弯曲的弧线,将画面一分为二,瓷碗的三根线,概括性强,彼此呼应,简洁中极具张力,与画面下半部分的矩形地毯、圆柱体瓷器相得益彰。

  李广平的作品,让人看见了非洲木雕、原始岩画、佛教造像的艺术元素和保罗高更、马蒂斯、毕加索的现代主义元素,也具备中国民间木板年画的朴素和大胆。事实上,用现代的眼光回望千年中国画史,在宫廷画的华丽严谨、文人画的逸趣雅致之外,中国的民间木板年画可以称得上是“现代”——因为天真无邪,因为无规矩,便大胆,便自然,便无拘无束,于是,新意出焉。

  初看李广平的作品,第一感觉就是“俗”,是通俗的俗,非庸俗的俗。细细品味,耐得住琢磨,那些看似通俗的作品,发展到极致以至于雅——尽管画面是现代美人,但气息却是古典的,有宋词意味——大俗大雅。雅与俗,实在是美的孪生,到了极致,就殊途同归合而为一了,表达的都是人生。画史上的诸多例子就是证明。

  除了新仕女图,笔者尤其推重他的《镜中魅影》系列作品,这是可以分别独立的画群,但又是一幅完整而不可分割的画作。三十余幅作品之间彼此呼应,相互增色,共同服务于画家的表达。个体的美与整体的美在此达到统一。除了将线条的切割作用发挥到极致,也将色彩的倾吐发挥到极致。

  此作中,裸女、猫、切开的西瓜、红鹦鹉、绿苹果、花瓶里的花丛、衔花的女人……红、黄、绿、蓝,重彩的运用大胆泼辣,看似不计后果,实则有意为之。以笔者的理解,画家要的就是这种大红大绿大黄大蓝,要的就是这种色彩的宣泄和狂欢,这样的画读起来很“解恨”。至于画面元素的搭配,在抽象的表现中凸显出隐喻色彩。

  他画作中往往有描绘着女人体的瓷器。这些瓷器,如他画笔下的猫、鹦鹉一样,是性的象征、生殖的隐喻。这与贾平凹的美学精神不谋而合。性与生殖的隐喻是贾平凹绘画作品的重点,纯水墨作品《架上男女》给笔者的印象极深,画面中,博物架上的各式陶罐,造型和位置经营完全服从于生殖崇拜的表达,画面整体亦是线与面的构成,具备现代感。李广平的那些画,亦如是。陶、瓷皆为器皿,外形内里,或为阴阳,再绘以美人,更是将性、生殖之隐喻推向纵深,具备大自然野逸而丰盛的原生气息。而那些器皿中荡漾着的绿色液体,更将哲学隐喻推向玄幻幽深,春色斑斓,却不耀眼。

  中国画画得好,前提必须要有书法功夫。李广平的书法笔者见过不少,气势包裹在笔画之中,敦厚凝重,含蓄内敛,篆籀意味十足,同时也表现出一种构成意味,稳重中透出清新灵动的朝气,饶有现代气息。

  读他的书法或画的题款,无论是大字篆书还是小字行草都显出大气度,一看便知是得自大篆、颜真卿、齐白石,体现着黄宾虹所说的“要用上古三代的线入画”。新文人画家中,朱新建就是用此法入线的。

  用此种笔法完成的画,笔笔见笔,笔笔是笔,浑厚大气,讲究,耐看。故其作品尽管是现代题材,但能读出古意来,实在得益于此。在一次太行写生中,画家、评论家石寒曾言:“在当代画家中,书法最好的就是李广平,练的是童子功,入手即学颜楷,上追大篆,所以他的画首先是路子正、笔法好,彩民定一胆代表什么肖在表现写意女人体的时候下笔稳、狠、准,能很好地表现写意精神。”

  花非花,色非色。只有饱览人间春色,才能体味归于平淡的真理。只有被色彩裹挟过,蹂躏过,吞噬过,才会理解知白守黑的大道。慈眉善目的李广平,善待笔下美人。他的画,让人觉得生命过程的每个阶段都很迷人。